yabo88官网-塞维利亚的理发师

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《塞维利亚的理发师》,有戏剧版本、同名电影和同名歌剧。剧本是斯泰尔比尼根据博马舍的喜剧剧本而写;以法国作家包玛蔡斯的同名讽刺喜剧为蓝本,并由史特宾尼编剧的;德国有同名电影。

是法国作家博马舍於1775年所写的剧本,原名《Le Barbier de Séville》。以此剧本为基础所制作的歌剧,最著名的为罗西尼作曲,史特比尼作词的二幕歌剧《Il Barbiere di Siviglia》。同样以上述剧本为基础所制作的歌剧还有派赛罗作曲,Nicholas Isouard作词的版本。虽然派赛罗的版本曾经流行过一段时间,不过最终罗西尼的版本通过时间的考验而流传下来,并且自它在1816年於罗马首演後就一再地被演出。

《塞维利亚的理发师》的故事延续自博马舍的剧本《费加罗的婚礼》,而莫扎特于1786年作曲的同名歌剧即是基于此而写的。

序曲相当精彩,它充满了幽默和机智,任何人听了,都会忍不住笑起来,会在心里说:罗西尼这家伙,真让人喜欢!其实,这首可爱的序曲不是专门为这部歌剧而作的,早在《塞维利亚的理发师》诞生之前,音乐界出名的“懒汉”罗西尼就在好几部歌剧中用过它了,以至于今天谁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为哪部歌剧而作的了。

不过,自从它被安排在这部歌剧里,就没再挪用过了,我们就看在这音乐带来的欢乐份上,原谅他的疏懒吧。况且,它真的很合适。

一开始,罗西尼用庄严的和弦宣告:精彩的演出就要开始了。然后,是一系列好听的旋律,有的蹦蹦跳跳,有的流畅圆滑,还有的是两者相结合,总之,全都是愉快而美妙的,它们一下子就把听者带到了喜剧气氛之中。

在光辉灿烂的序曲之后,大幕打开了。这里是西班牙的塞维利亚城,时间是十八世纪。

天还没大亮,街上的路灯还点着。周围静悄悄的,所有的门窗都紧闭着,窗帘低垂,看来,人们还都在甜美的梦乡里呢。

可有人早就起来了,瞧,他们蹑手蹑脚地来到迎面这所房子的阳台底下,摆开架式,好像要干一桩什么神秘的事儿。

领头的是个仆人,他招呼大家赶紧准备好。只见这几个人拿出各自的家什——原来是小提琴、吉他之类的乐器。身穿斗篷的主角出现了,他就是阿尔玛维瓦,一位年轻的伯爵。他挥挥手示意大家开始,于是,一首优美的小夜曲在黎明时分宁静的街道上响起来了。伯爵在小乐队的伴奏下满怀柔情地唱道:

“美丽的早晨染着黎明的霞光,亲爱的人,你还在甜蜜的梦乡。我的宝贝,快起来吧!只有你的倩影,才能医治我内心的苦痛和悲伤。”

歌声在街道上回荡,可是那阳台的门仍然毫无声息地紧闭着。多情的伯爵很失望,他很想继续再唱下去,但眼看天就要大亮了,他不愿意被人发现,只得怏怏地把工钱发给这一群乐师,让他们赶紧离开。

有人从街道的另一头走来了,听,他还唱着一支得意洋洋的歌(即本剧中最著名的唱段《快给大忙人让路》):

“我活得真开心,因为我这个理发师实在是高明! 好家伙费加罗,是个运气最好的人。 我每天每夜东奔西忙,干个不停, 人人都对我很尊敬。”

一边唱着,这费加罗还打开衣襟,自我欣赏那里面整整齐齐插着的梳子、剪子、剃刀、发卡等等理发用的东西。不过,更得意的还在后头呢,你听,作曲家为费加罗写的这个唱段有多带劲儿:

“我是塞维利亚城里的大忙人, 人人都离不开我费加罗。 ‘给我剃胡子!’‘给我捶捶背!’ ‘替我送封信!’‘给我跑趟腿!’ ——别忙,别乱,一个个来,请你原谅! ‘费加罗!’——就来! ‘费加罗!’——是您哪! ‘费加罗来!’‘费加罗去!’ ‘费加罗上!’‘费加罗下!’ 我这人手脚勤快,脑瓜聪明, 谁办事都少不了我费加罗! 好家伙费加罗可真是个好家伙!”

这一番自我标榜引起了伯爵阿尔玛维瓦的注意:何不请这大能人帮帮忙呢?他迎上前去,向费加罗提出请求。正在这时,头顶上的阳台有了动静,有人出来了。伯爵和费加罗躲了起来,只听见一个年轻姑娘在和一个老头说话。老头盘问她手里拿的是什么,姑娘说,这是一页歌篇,上面抄着咏叹调“徒劳无功的提防”。阳台下躲在阴影中的伯爵看到姑娘的倩影欣喜若狂,没想到那姑娘假装失手,把那页纸掉下来了,伯爵眼明手快,一把捉住,揣进怀里。还没等他们离开,老头冲下楼来了,他四处张望,想找到那张纸条。当然,他什么也没找到,便满脸诧异地又上楼去了。

阳台上没人了。伯爵掏出这宝贵的纸条,那上面写的话分明是给他的:感谢几天来所唱的优美的小夜曲,请于医生巴尔托洛不在家的时候告知姓名和地址。那上面还写了自己的遭遇:医生看管极严,连上阳台去的自由都没有。希望能得救。

这纸条让伯爵兴奋至极,可突然他听到医生在大声地向家里仆人叮嘱:任何人都不准放进家门。最要命的是这句话:

天啊,原来这糟老头子要娶可爱的姑娘!无所不知的费加罗告诉伯爵,老头早就盯上了姑娘罗西娜的美貌和大笔财产,所以一直把她看管得牢牢的。那个巴西利奥是罗西娜的音乐教师,他帮医生的忙,是为了一笔丰厚的报酬。

抓紧吧!医生走了,现在正是时机。伯爵对着阳台唱起了报姓名的歌,不过他说了假话,自称是“贫苦的大学生林多罗”。看来大学生是很有魅力的身份,而且,“贫穷”也是获得女性同情的一个筹码。果然,罗西娜被打动了,她出现在阳台上,含情脉脉地向下张望。可还没等他们说上话,罗西娜慌慌张张地又躲进屋子去了。看来困难还很多啊。

费加罗摆出一副很有把握的样子,而同时他板着面孔伸出了手:先付钱,再办事。还有什么可选择的呢?阿尔玛维瓦马上掏出一大笔钱,付给这位理发师。在亮晃晃的金币面前,费加罗的脑子格外灵活。他说出一条妙计:让伯爵装扮成一位军官,要求在医生家住宿。而且,最好喝得醉醺醺的,这样可以使医生对他放松警惕。

太妙了!伯爵阿尔玛维瓦高兴得直拍手,他急急忙忙地和费加罗告别,回家去作准备。

接下来的场景是在医生的家里。天真美丽的姑娘罗西娜在想念刚才在阳台上看见的那个“大学生”,他是那么温文尔雅,英俊潇洒,他的歌声是那么深情。罗西娜一直在老医生的严格看管下,没和任何男人讲过话,现在她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个“林多罗”。她唱起一首十分可爱的咏叹调,其中既有对爱情的向往,也有勇敢的决定:

“他的声音多温柔,回响在我的心中。 爱情真叫我烦恼,啊林多罗,你是这样好。 林多罗,我爱你,得不到你我决不罢休。 我要赶快想办法,来对付我那监护人。 我要让他放开我,让我去结婚。”

“我礼貌周到,性情温顺,甜蜜又多情, 可谁要是惹我不高兴,我也会像毒蛇一样机灵。 我有千万条妙计,会教你受不了, 我会和你开个大玩笑!”

作曲家罗西尼为这姑娘写的咏叹调实在是迷人至极,他运用花腔演唱技巧把罗西娜的天真活泼的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,同时也展示了他自己的旋律写作天赋——你得承认,的确非同寻常。

罗西娜写了一封给“林多罗”的信,想找个机会递给他。这时,有人敲门,原来是费加罗。仆人对这个老熟人毫不在意,放他进了屋子。费加罗刚要和罗西娜说话,又有人来了,这次是医生巴尔托洛。费加罗赶紧藏了起来。巴尔托洛听仆人说费加罗来过,十分警惕,盘问罗西娜他来作什么。罗西娜闪烁其辞地和医生周旋,还笑嘻嘻地讽刺他,弄得他无可奈何。

音乐教师巴西利奥驾到。这是个卑鄙的小人,他告诉医生,刚才看见伯爵阿尔玛维瓦在这里神秘兮兮的样子,估计是要打罗西娜的主意。应该立即想个办法,把伯爵赶出塞维利亚城。

医生急了,问他有什么好办法,巴西利奥唱起一首邪恶的咏叹调《谣言,诽谤》,劝他“造谣中伤”,他还得意地形容道:

“谣言像温柔的微风般开始,在流传的过程中,会逐渐增强,扩散开来,最后会像大炮、巨雷、地震般爆发。”

听他的口气,一定是个造谣老手。可惜医生并不欣赏他这一套,他认为不如快点结婚,省得夜长梦多。他催促巴西利奥赶紧去办手续,两人走出去了。

费加罗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,他告诉罗西娜,他是为了“大学生林多罗”而来的,那是他的表弟,一心一意地爱着罗西娜。这一番话使罗西娜感到无比幸福,她赶紧把写好了的信交给费加罗,请他代为传递。费加罗对这姑娘的大胆颇有些吃惊,他不由得赞叹起爱情的力量来。就在他往外走的时候,医生回来了,他看着费加罗的背影深感疑惑,又发现罗西娜的手指上沾了墨水,赶紧到桌子上查看。不好!信纸少了,鹅毛笔尖也是新削过的!他严厉地盘问罗西娜:她在搞什么名堂?费加罗到底是干什么来了?

“作为一位医生,我是不甘心受人愚弄的,你就老老实实地给我呆在这屋子里吧!”

大门被什么人敲得怦怦乱响。仆人赶快打开门,是谁?一个喝得醉醺醺的军官——我们已经熟悉了的阿尔玛维瓦。他装得挺像,满嘴瞎喊着医生的名字:什么巴洛尔托,贝尔特尔德,巴尔德洛等等。医生忍住火,询问这是怎么回事。阿尔玛维瓦掏出一张纸来,说自己是军队的兽医,要求在这里住宿。

军队的住宿命令可是不能抵抗的。可对一个陌生的成年男子,他实在是不放心。他向罗西娜使眼色,让她赶紧回自己房间去,而阿尔玛维瓦则偷偷地向姑娘暗示,自己就是“林多罗”。医生面对这个醉醺醺的军官不知如何是好,这时,巴西利奥也来了,他说费加罗正往这里走来,身后还跟着一群人。医生慌乱成一团,其他人又都在吵吵嚷嚷,各说各的,这场面可真够热闹。

费加罗真的来了,随着进来的是一队巡逻士兵,他们听说这里发生了大乱子,赶来维持秩序。医生告状说,这个喝醉了的军官胡搅蛮缠,伯爵却悄悄地告诉巡逻兵的队长自己的真实身份,并向他出示了身份证。对贵族老爷,当兵的不敢造次,他们稀里糊涂地走了,留下一群人在那里七嘴八舌。作曲家罗西尼用一首热闹的重唱结束了这幕戏。

这是巴尔托洛家的客厅,房间里有几把椅子和一架钢琴,钢琴上放着杂乱的乐谱。

现在只剩下医生一个人了,他自言自语地嘀咕,刚才那个军官没准儿是阿尔玛维瓦派来的探子。得更加小心提防才是。 响起了一阵轻轻的敲门声。医生打开门,发现这是一位从没见过的青年人,看上去很有教养。年轻人自我介绍说,他是巴西利奥的弟子,巴西利奥病了,请他来代课。 对所有的青年男子,医生都有一种本能的警惕。他说巴西利奥刚才还是好好的,怎么可能突然就病得不能来上课了,他得去探望一下。这位自称是唐阿隆佐的年轻教师连忙阻止了医生,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封信,说这是他在阿尔玛维瓦伯爵家里发现的。医生一看,立刻相信了来人的身份,因为这封信是罗西娜的笔迹,现在他终于抓住确凿的证据了。

罗西娜来上音乐课了,她一眼就认出了这位“老师”就是在窗外大唱情歌的那个大学生,但她机智地掩饰了心中的激动,站在钢琴旁开始上课。在“老师”的伴奏下,她唱起了一首华丽而又端庄的咏叹调:“一颗燃烧着爱情的心,会冲破任何障碍”。毫无疑问,这是在向心上人表白爱情和决心。阿尔玛维瓦被她的歌声陶醉了,时不时地也插上一两句。医生对此毫不知情,还摇头晃脑地在一旁欣赏着。一曲结束,老头拍手叫好,并请“老师”为自己伴奏,他也唱起了一首情歌。另外两个人看着老头滑稽的样子直发笑。

费加罗带着一堆理发工具来了,他说,到了约定的日子了,他来给医生服务。然后就走进旁边一间屋子去做准备工作。他在那里叮叮当当弄出令人不安的声音,医生坐不住了,他怕费加罗打坏了他的东西,连忙走进去查看。 罗西娜和阿尔玛维瓦终于得到了单独相处的机会了,他们悄悄地说起甜蜜的情话来。当医生和费加罗回到客厅来的时候,一个更加可笑的场面出现了:费加罗趁医生不注意,从一串钥匙上摘下了一枚放进了口袋。然后,开始理发了,医生坐在一把椅子上,被戴上了围单,脸上涂上了肥皂沫,老老实实地听理发师的摆布。在一旁的罗西娜和阿尔玛维瓦则趁机暗送秋波,小声说话。医生警惕地想听见他们说什么,可是在费加罗的摆布下,他什么也听不到、看不到,弄得他特别着急。

音乐教师巴西利奥出现在门口,看见这场面颇感疑惑。阿尔玛维瓦抢先一步走过去,把一大把钱塞给他,示意他赶紧走,可是医生已经看见他了。罗西娜便假装关切地对巴西利奥说,身体不好,该早些睡觉才是。于是,在大家的劝说下,贪财的巴西利奥满意地离开了。

几个人捉迷藏似的继续周旋。医生竖起耳朵听那两个年轻人在说什么,起初他一点也听不明白,可是突然,有一句话被他捉住了。只听阿尔玛维瓦得意地说: “我的化妆很出色吧?” 医生一下子明白了。他站起身来,大声责问阿尔玛维瓦。那三个人一溜烟跑了,医生气得七窍生烟,尤其是想到老朋友巴西利奥居然也和他们串通一气来骗自己,他更是火冒三丈。他叫仆人立即把巴西利奥召来,并嘱咐说,任何人不准放进家门。

不一会儿,巴西利奥来了,他对医生说,刚才那个所谓的唐阿隆佐可能就是阿尔玛维瓦本人。医生一听,吓慌了神儿,他叫巴西利奥马上去找证婚人,他要立即和罗西娜完婚。然后,他又叫来了罗西娜,把她写的那封信给她看,并说其实是林多罗和费加罗一起欺骗她的感情,打算把她卖给阿尔玛维瓦伯。

看到这封自己写的信,罗西娜呆住了,她对医生的话完全相信了,而且非常悲痛。她告诉医生,费加罗拿走了阳台门的钥匙,等天黑了就会来找她。 事情全砸了。医生觉得现在一切都已在他的掌握之中,他胸有成竹地去准备婚事。罗西娜则陷入深深的悲哀之中。

窗外刮起了大风,又下起了大雨,巨雷和闪电令人胆战心惊。作曲家在这里用一段精彩的管弦乐描绘了大自然的威力,同时,也给关心剧情发展的人们一个悬念。

暴风雨终于平息下来了。阳台的门被人悄悄打开,两个人从外面爬了进来,这正是喜气洋洋的伯爵阿尔玛维瓦和理发师费加罗。他们吃惊地发现罗西娜满脸怒色,原来,罗西娜把他们当成一对骗子了。阿尔玛维瓦赶紧诚恳地解释,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,并且又一次热烈地表白自己的爱情,费加罗也在一旁帮腔。罗西娜被伯爵的真情打动了,他们终于言归于好。罗西娜和伯爵唱起了幸福的爱情二重唱,费加罗也参加进来,夸耀自己无所不能。然后,这三个人打算从阳台爬出去,逃离医生的家。可是他们发现,架在阳台外面的梯子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抬走了。情况变得十分窘迫,连聪明的费加罗也手足无措了。

巴西利奥带着一位公证人来了。伶牙俐齿的费加罗抢先说,罗西娜是他的女儿,现在要和伯爵大人结婚,请公证人签署文件。伯爵则又一次掏出钱来,堵住了巴西利奥的嘴。正在这时,医生带着一队士兵来了,他指着伯爵说,这人是个骗子,私闯民宅,来拐骗罗西娜,应该马上逮捕他。可是,贵族头衔又起作用了:阿尔玛维瓦对领队的军官说出了自己的身份,那些人就都不做声了。 气愤的医生坚决反对罗西娜与伯爵结婚,可没想到巴西利奥也来劝他了。她有一个绝好的理由:罗西娜嫁给伯爵,她的财产可以留给医生。一听这话,医生立刻变得眉开眼笑:原来,他对罗西娜本人并没有什么兴趣,他想要的只是那一大笔钱。

局面彻底转变了,每个人都十分满意:医生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罗西娜的财产,伯爵和罗西娜得到了相爱的自由,费加罗得到了伯爵给他的酬金,费加罗,这个聪明的理发师又干成了一件得意的事儿,多了一个骄傲的资本。那些士兵呢,因为目睹了一桩有趣的事,也很开心。在场上全体人快乐的大合唱声中,全剧结束了。

罗西娜(Rosina)— 巴托罗的被监护人(抒情花腔女高音或次女高音)

巴托罗医生(Doctor Bartolo)— 罗西娜的监护人(男低音)

阿玛维瓦伯爵(Count Almaviva)— 当地贵族。他使用化名「林多罗」(男高音)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x21mobile.com/,塞维利亚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